富有的最高境界:感冒不看药价

【曦澄】谢此青山三十春

*铸剑师涣×妖刀澄。

*曦澄群破两百人的贺文。作为第两百人我骄傲而自豪。

*红衣澄出没注意。

 

 

 

 

世有神兵利器,如倚天屠龙之流,向来为人所推崇。然既有神兵,自然有魔兵。

 

江湖上便有一柄妖刀,三十年前锻造完成那日血光大盛,弑其主满门。而后便破空而去,不知所踪。这件惨案震惊江湖,一时成为大街小巷的谈资。曾有目击者言,那妖刀锋锐无匹,凡其刀刃所过之处,万物皆被斩断。那铸剑师本是籍籍无名之辈,却因此事闻名江湖。世人找到他残破不堪的手札,从中得知那柄弑主妖刀的名号,是为“三毒”。

 

而三十年后,一名铸剑师声名鹊起,凭一剑“朔月”,年纪轻轻便跻身铸剑宗师的行列,一时江湖无人不晓他的名号。那位大能便是如今世人口中光风霁月的泽芜君,蓝曦臣。

 

蓝曦臣不但铸剑技艺高超,修为更是深不可测。他平生最喜执剑行走江湖,有好生之德,常路见不平,便上前相助。而他最负盛名的一件轶事,便与那柄妖刀,三毒有关。

 

自从“朔月”出世,蓝曦臣便再未铸过剑。江湖中流言纷纷,甚至有人断言蓝曦臣水平便止步于朔月,再难精进。然而蓝曦臣探访一处秘境后,突然闭关不出,出关那日居所红光通天,方圆千里皆清晰可见。有老者从那红光中感受到了一股凛冽锋利地气息,一时肝胆俱裂,大惊失色道,“这不是三毒的气息吗?!怎会.......”

 

一时间妖刀“三毒”重出世间,且落于泽芜君蓝曦臣手中的消息不胫而走,各大世家忌惮于妖刀凶名,却垂涎世称锋锐无匹的妖刀。蓝曦臣的居所为各方势力所关注,本应暂避风头,挺过这个风口浪尖再出世。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蓝曦臣非但没有避世,竟还反其道而行之,出关那日高调无比,邀了各路人马前往。

 

那日蓝曦臣携一红衣男子出席,那男子甫一出现,便把众人视线都吸引了去。

 

红衣男子身量高挑,细眉杏目,眉宇间锐气逼人,眸光灼灼,不时显露出几分傲慢,教人不敢直视他堪称昳丽的面容。他与蓝曦臣十指相扣立于人前,其中意思昭然若揭。

 

众人还未从两个大男人十指相扣的震惊中缓过神,蓝曦臣便开口将一段陈年密事娓娓道来。

 

他身边这位红衣男子便是“三毒”刀灵,封刀三十余载后被蓝曦臣无意间唤醒,便跟随他一同回了居所。而这些年来他被骂作妖刀,实际上是一桩误会。

 

原来铸造他的铸剑师成名心切,在江湖上大肆宣扬“三毒”将来必是一代名刀。名气没捞到,倒引来恶徒夺刀。那铸剑师修为低微,却誓死不交出三毒。三毒那时尚未真正成刀,但铸剑师沥尽半生心血铸造出他,故虽未完全成刀却已有神志。

 

那帮恶徒也是江湖上臭名远扬的凶残之辈,只当铸剑师的说辞是推脱,当下凶性大发,手起刀落便屠了他满门。铸剑师心下绝望,神志已然不清醒,踉踉跄跄奔至炉前,纵身一跃,便瞬间在炉中焚为灰烬。三毒早已把铸剑师一家视为至亲,此时眦目欲裂,吸收了铸造者的骨血,便有了凶性,神志也完全成型。他不顾尚不完整的刀身,自发结束了锻造,跃出炉鼎,以恨意为凭,顷刻间便将那伙恶徒斩于刀下。

 

然而他终究是未完成品,最重要的刀尖尚未锻造完成,极为脆弱,在他滔天恨意下难以承受,便化为粉尘。他天生傲骨,自然无法接受自己成了无锋之刃,便仓皇寻了处秘所封刀沉睡,直至被蓝曦臣唤醒。

 

他与蓝曦臣一路行来,情愫暗生,最终互通心意后结为道侣。蓝曦臣知他暗中自卑自己没了刀尖,实际上是把废刀,便提出重铸。

 

重铸便是要把刀身置于熔炉中,融化后再重新锻造成刀。对于有神志的三毒来说,重铸便是要让他刀山火海走一遭,日日受焚烧之苦,稍有不慎便是形神俱灭。而重铸对于铸剑师来说也是凶险万分,倘若炉中刀剑稍有反意,便是炉鼎爆炸,人器俱毁的下场。

 

然而他们都没有惧怕。事实上他们的确相互信任,能够毫不犹豫向对方交付生死。

 

如今三毒重新立于人前,褪去了戾气和凶性,只余刀剑的锋锐。他抿着唇神色冰冷,但望向一旁蓝曦臣的目光中,却流淌着青山间雾霭般温柔的笑意。偶尔与蓝曦臣目光相对,两人相视一笑,他唇角轻勾间便是三月细雨的飘然拂面。

 

讲完这一整个故事,蓝曦臣笑道,“我与他相遇于那秘境的一条澜沧江畔。行走俗世,自是需要一个名讳,如此,他便姓江,单名一个澄字。”

 

此后曾有稚童懵懂询问,“泽芜君,江公子名中‘澄’字何解?”

 

蓝曦臣只轻笑。一旁江澄眼风嫌弃扫来,不耐道,“这有什么好问的。”

 

蓝曦臣伸手握住江澄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笑着回答了这个问题。

 

“斩尽三毒,方得澄心。”

 

 

 

江澄对蓝曦臣道,“我可比你年长了三十来岁。你就不膈应?”

 

蓝曦臣摇头笑道,“无妨。此后我会与阿澄看遍青山绿水,历遍四季雨雪。这三十余年,迟早会补回来的。”

 

江澄被他这没有营养的情话逗笑了。他挑高眉梢,兀自抱臂向前行去。没一会儿,他便满脸不虞地停步回身,道:“你做什么?怎么还不跟上?”

 

他皱着眉,冲蓝曦臣伸出一只手来,道,“快点,磨磨蹭蹭的,你在绣花不成?”

 

蓝曦臣快步上前将那只手拢住,轻笑道,“这就来了。”

 

 

                                                                           End.

 

 

 

说好是小短文的.......天哪我都写了些什么????

 

本来是大涣小澄的养成系,结果脑洞一开,就变成这样了.......

 

阅读愉快。

评论(19)
热度(205)
©一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