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最高境界:感冒不看药价

【曦澄】溱洧·肆

*预警见第一章

 

 

 

————————————————————————

 

即使蓝曦臣一再强调“低调,低调”,但单就两位宗主而言,这一行人是无论如何都没法低调的。

 

江晚吟甫一踏入麟居,便齐齐受到各方目光洗礼。他不着痕迹地一皱眉,不待愣在一边的店小二上前招呼,大步行至掌柜面前,道,“七间上房,最好离得近些。”

 

他带来的门生正好六男四女,两人一间房也不会尴尬。而他和蓝曦臣自然不会挤一间房,所以七间是最合适的。

 

那掌柜的刚刚托托下巴应是,看到随后进门来的蓝曦臣时又再一次张大嘴,程度比方才更甚。

 

江晚吟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来了,回过头去不耐地唤他。在看到门口处的景象时,也是一怔。

 

只见一名青年男子正施施然踏入门内,一袭白衣曳地,纤尘不染。仪态端方,一举一动皆如高山流水般优雅。腰佩一管白玉洞箫,色泽清透,流光莹莹;腰间还悬一柄长剑,看似朴素无华,却仿佛能令人透过卷云纹的素白剑鞘,将它出鞘时如流水月华的剑芒映入眼里。

 

再往上,那男子疏眉朗目,唇角是三月杨柳扶风般浅浅的笑意。他面如冠玉,却不似奶油小生,反倒与他挺拔的身姿相得益彰,越发衬得他仿佛山间静默伫立的白桦。

 

门外是夕烧的天空和喧闹的市井。以他身后房屋的屋顶为分界线,恰好把他背后风景分为上下两半。

 

一半天上,一半人间。

 

他就立于此间,一身白衣不显突兀,反而惊人的融洽。既像是天上谪仙下凡来,又像是地上道人飞升去。更别提他周身都被夕阳渲染上了浅淡的金色,更平添一抹贵气。

 

端的是惊为天人。

 

江晚吟盯着蓝曦臣看了半天,才不甘不愿地承认,蓝曦臣那周身气度,他确实是比不上的。他朝往他这边看过来的蓝曦臣点点头,回头发现掌柜的和旁边店小二仍在盯着蓝曦臣看。他一翻眼睛,伸手狠狠一掌掼在红木桌上。

 

一声轰然巨响,那红木桌颤颤巍巍,最终坚挺地撑在地上,没有倒下去。这一声巨响把全场人都震的一抖,回过神来,不由得开始窃窃私语。

 

倒是江家门生跟在蓝曦臣身后进来,被那一声吓得险些跳起来。没等江晚吟对那掌柜的劈头盖脸一顿骂,门生们便冲上前去,嗷嗷叫着奔到江晚吟身边。

 

“宗主!你没事吧宗主!”

 

“宗主刚刚什么情况!怎么这么大一声啊!”

 

“宗主是不是这边掌柜的不够敬业!他有没有对你无礼?!”

 

“宗主要不要我们帮你揍他!”

 

......得了,隔天全兰陵就都知道这边来了个家主了。这一身紫衣,脾气暴躁的,除了那位云梦江宗主还能有谁?

 

江晚吟瞥到蓝曦臣一脸憋不住的笑意,只觉得额角突突跳动,险些青筋暴起。

 

“吵死了,你们。”他瞪那些门生一眼,不善面色让那些门生当即便闭了嘴,乖乖排队站到一边去了。他又看终于回神的掌柜,烦躁道,“好了没有?七间上房,你手抖我来记!你麟居好歹也是兰陵出名的客栈,怎么如此没见过世面?”

 

掌柜也同他面前的红木桌一样颤颤巍巍,哆哆嗦嗦记好,也不敢拿正眼看江晚吟,声音一声不倒一声地问道,“贵客们一共住......住几日?”

 

“只住一晚。先把账结了。”江晚吟说着摸向腰间,然后僵在原地。

 

一阵尴尬的寂静。

 

门生们偷偷瞄一眼他们家宗主空荡荡的腰间,除了个九瓣莲银铃外什么都没有。

 

啊,宗主又忘了带荷包。弟子们无不绝望地想着。

 

江晚吟此时只想把手里的三毒抽出来,直接把自己抹个脖子,死死掉算了。

 

正僵着,一旁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伸过来,把两锭金子放在桌上。蓝曦臣微笑道,“不知可够?”

 

店家看到面前温温柔柔的人仿佛见到了救星,忙不迭点头道,“够!够!客官稍等,两锭金子尚有余,小人且找给您。”

 

蓝曦臣摆摆手,道,“这倒不必了。出来做生意,店家也不容易罢?这余下的,便拿去买张新桌子罢,这张怕是撑不了多久了。”

 

店家连连点头,忙谢过蓝曦臣,遣一旁小二带他们上楼去。

 

江晚吟此时已经开始摩挲指上紫电了,不知是要抽谁。蓝曦臣见状,温声道,“江宗主不必介怀。便当是我的谢礼吧。”

 

江晚吟恶狠狠地用眼神把他从头到脚凌迟了一遍,才对弟子们怒道,“你们怎么还在这里站着?!还不麻溜点赶紧排队滚上去!”

 

弟子们被他一吼,神情同步地撇撇嘴,转身排成一排上楼去了。

 

“宗主又开始了,唉。”

 

“真的不是月事吗?怎么每个月都有几天那么暴躁?虽然平时也很暴躁但是总有几天更暴躁!”

 

“嘘嘘,小点声!你想被罚在莲池里游一整天吗?不过怎么觉得这个月提前了?”

 

江晚吟正在气头上,没注意,蓝曦臣却是把弟子们的小声抱怨尽数收入耳中。他终于是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笑完他顿觉不妥,一抬眼果然江晚吟一脸怒容地瞪着他,冷冷道,“泽芜君在笑什么?”

 

蓝曦臣忙端正表情,道,“并无。只是想起来某些往事。”

 

“和敛芳尊赤锋尊的往事?”江晚吟露出个标志性的嘲讽笑容,道。

 

蓝曦臣微微一笑,并不生气。要说不介怀是假的,但经江晚吟劈头盖脸一顿臭骂,他倒是看开了些,也不再稍稍提起便心绪不宁。

 

江晚吟见他没有反应,有些惊讶,但很快就收起了惊讶的表情,向楼上走去。

 

经过蓝曦臣身边时他低声道,“等回去了,那两锭金子我会还你。”

 

蓝曦臣一怔,道,“不必了,江......”

 

但江晚吟已经走到上面去了,此时回头道,“怎么,你还不上来?想睡在这里吗?”

 

“......我马上来。”蓝曦臣无奈一笑,道。

 

 

 

江晚吟平日里总是处理公事到夜深,即使如今莲花坞已经步入正轨,但他仍然习惯于凡事皆亲力亲为,能自己做的便绝不吩咐客卿。此举每每惹来客卿抱怨,“宗主如此做,我们倒像是来吃闲饭的了。”因此近几年来,在诸位客卿的强硬要求下,他的工作量倒是减轻了许多,休息时间也与日俱增。

 

但也许他天生便是劳碌命,一闲来就顿觉无聊。所以此行出来,即使时间匆忙,他还是随手扫了几本文书到乾坤袋里,打算处理完后叫个门生送回去。

 

反正莲花坞最近没什么要紧事,就当是他拿来解闷。

 

江晚吟批着文书百无聊赖地想着,突然又想到什么,嘲讽地勾起嘴角。

 

此话倒说差了。眼前这件事,可不就是件要紧事?

 

想起这件事,江晚吟便几乎要咬碎牙齿。由于是在兰陵,他便把数名心腹都派往此处分舵,更何况兰陵分舵中上有几名修为较高的弟子,此次竟是尽数折在了此处!

 

于情于理,他都无法不动容。他虽待人总是冷眼相待,出口皆是伤人之语,但每一个江氏门生,皆如他家人一般。纵使他平日里千般指责万般不耐,但云梦江氏的护短,却也是完美继承到了他身上。

 

先前他有句话,也是说错了的。这次,即使那凶手未对兰陵金氏下手,或是不再挑衅云梦江氏,都已经把他江家得罪透了。抓住了,便是天王老子都无法阻止他将其千刀万剐,以祭他江氏门生在天之灵。

 

想到此处,江晚吟不由想起那些门生的笑脸来。即使有些门生怕他怕的要死,但看见了,他们还是会挺直腰杆,道一声“宗主好”。

 

他尽力压抑情绪,却无法抑制心中愈发难受起来。

 

文书是批不下去了,他干脆站起身,推开窗想透口气。

 

谁成想,一推开客栈雕着金星雪浪的浮夸木窗,他便看到一名黑衣人正伏在他右边隔壁房间的窗上,似乎打算悄悄潜入。

 

.......他怎么记得,他右手边那间房,是蓝曦臣的?

 

江晚吟批了半天文书,此时脑袋有些混沌,便与那蒙面黑衣人大眼瞪小眼对视了一会儿。

 

江晚吟:???

 

黑衣人:.......

 

那黑衣人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身体一抖,露出来的眼睛里显出敬畏之情。他转身便逃,毫不拖泥带水地就蹿了出去。

 

江晚吟终于被风吹清醒了,此时见他要逃,便怒喝道,“现在知道跑了?!休想!”

 

话音未落,他便看到那黑衣人又颤抖了一下。但他没心思去思考缘由,紫电已携着刺目电光直奔那黑衣人后背而去!

 

一时间这片区域亮如白昼,已有江氏门生从窗中睡眼惺忪地窜出来,看到江晚吟时瞬间清醒,大叫道:“宗主!”说着不顾衣冠不整,已经向他这边飞身而来。

 

江晚吟被这撕心裂肺的叫喊惊的手一抖,那黑衣人一扭身,便逃过一鞭,不待江晚吟再次一鞭抽下,他便已落到远处,几个起落便没了踪影。

 

江晚吟依稀看到那人似乎还是被紫电周围缠绕的电光有所波及。但无论如何,他是追不上了。

 

那名弟子落在他窗台上,蹲下身来哭丧着脸,道,“宗主......”

 

“叫!你现在叫!你刚才叫什么叫?!”江晚吟抬起手,咬牙似乎要抽他一鞭,最后恨恨落下,怒道,“没你的事了!滚回房里睡你的去!”

 

那弟子给他吼的一抖一抖的,忙点头如捣蒜,道,“好的宗主!明白宗主!我这就滚!”

 

说着他就飞快地踩着几个窗台“滚”回去了。

 

江晚吟只觉得身心俱疲。他正准备也上床去休息,他的房门忽然被叩响了。

 

他磨着牙去开门,打开门后看见一身白衣。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蓝曦臣衣着整齐地站在他门口,脸上是歉意的微笑。

 

“江宗主,可否一谈?”

 

江晚吟翻个白眼,侧过身,算是同意了。

 

他就知道这么大动静,蓝曦臣肯定会醒。而蓝家人注重仪表,自然不会衣衫不整现于人前。至于明明发生在窗外,他却不直接从窗中出来查看情况,而是要来敲门.......

 

“喂。”江晚吟把茶盏重重敲在蓝曦臣面前桌上,道,“你不走窗,难道也是因为你们蓝家家训禁止?而且你为什么要来敲我的房门?因为你整理好衣衫,外面已经结束了?”

 

蓝曦臣眨了眨眼,嘴角笑容竟透出了无奈。

 

江晚吟看他这幅表情,便知道自己说对了。

 

蓝家人,真的可以烦死人的。

 

 

————————————————————————

 

这章好像没什么好讲的。门生们全场最佳。

 

之前在群里和小可爱们谈起来,发现我从来没有给过蓝大形象特写,而澄澄几大段。

 

......谁让我是澄吹呢。这章给了蓝大好几段,蓝大可以满意了。2333333

 

 

评论(24)
热度(252)
©一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