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最高境界:感冒不看药价

【曦澄】并箸成欢(小甜饼)

*全程老夫老妻模式

*忘羡有

*@纯情🐟主播易水给阿易的生贺!生日快乐呀!

 

————————————————————————

 

云深不知处家宴向来沉闷,但每每到一碗碗羹汤呈上案来,这便成了惊悚。

 

此乃姑苏蓝氏现任主母,三毒圣手江晚吟之心声。天知道他是如何在蓝启仁饱含慈爱与欣慰的注视中仪态端方面不改色地挺过了一场又一场家宴,最终惊悚地发现自己已经习惯成自然。

 

习惯成自然的,还有另一件事。

 

他拿眼角余光往一边瞥去,在蓝忘机身边空位上停留了一瞬,又和蓝忘机视线相交。蓝忘机浅淡眸光一闪,微不可见地轻轻颔首。

 

江晚吟收回视线,一手将白瓷勺中清苦羹汤送入口中,一手探到桌下将蓝曦臣的手抓个正着。

 

蓝曦臣面色不变,浅笑款款依旧目不斜视,薄唇轻轻启合,凝音成线道,“怎么了,晚吟?”

 

江晚吟并未回答他,只是摁着他的手,再未有进一步动作。

 

见他如此,蓝曦臣并未多言,案下手腕轻翻,便与江晚吟十指相扣,面上仍若无其事。

 

“......啧。”江晚吟不乐意了,挣了挣,又生怕幅度太大引人注目,只好皱了眉,由着蓝曦臣扣着他的手。

 

好不容易又挨过一场家宴,蓝曦臣宣布家宴结束的话音未落,江晚吟便已直起身,向一旁蓝启仁颔首致意后拽着蓝曦臣走出宴厅。蓝忘机端坐在原地半晌未动,等到厅中弟子已寥寥无几后,才站起身缓步向静室行去,

 

未到静室,蓝忘机便听到一把清朗嗓音叫道,“江澄你在干什么!不要加水!不!”

 

紧接着他又听到他家长嫂压低了声音骂道,“你小点声!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开小灶吗!你这汤这么辣是给人喝的吗,不加水你想辣死我?!”

 

有人低声劝了几句,语调温和,两人便不吵了。

 

蓝忘机推门走进静室,道,“兄长,长嫂。”

 

说罢他看向一旁鬼鬼祟祟又要往汤里加辣酱的黑衣身影,道,“魏婴。”

 

“哎!我在呢蓝湛!你不知道,今天那家菜馆里人可多了!老板问我辣菜不要成吗,我说那哪成啊,水煮小白菜云深不知处也有,只是不甜而已。”

 

江晚吟一边把菜端到桌上,一边道,“你少说两句话会死?”

 

“唉,江澄你今天火气有点旺啊,怎么,欲求不满?”

 

“滚!”

 

一旁蓝曦臣摆好了碗筷,自觉地离红彤彤亮晶晶的辣菜远了点,以免妯娌两个拌嘴拌得一个激动,手一抖,他的白衣反而要遭殃。思及此他对江晚吟道,“晚吟,你先把袖子挽上去吧,主母服沾了辣油的话很难清洗。”

 

一身白衣的江晚吟看看自己尚还不习惯的宽袍广袖,应了一声,把外衣脱了,跟自己房间似地把外衣往一边架子上一挂。

 

蓝忘机:“......”

 

他想想也没什么,魏无羡每次去寒室找江晚吟的乐子也是毫不见外,该怎么来怎么来,蓝曦臣也从未展现过不愉快。

 

这时两人终于把菜摆好了,招呼双璧过来坐下。只见桌上泾渭分明,一边一水儿的辣菜,一边全是清汤寡水的素菜。菜也不多,统共六道,双璧无所谓,但完全空腹的魏无羡和在家宴上吃了跟没吃没区别的江晚吟就不同了,拿起筷子便开始唇枪舌剑,真实意义上的。

 

蓝曦臣和蓝忘机只提箸夹了几筷素菜,便在一边看着两人大快朵颐。

 

江晚吟拿着筷子夹汤里的丸子,夹了半天每每都在最后时刻滑落,整个人憋屈得不行。对面魏无羡笑得手都有点抖,一个没夹稳丸子也掉了下去。

 

但魏无羡反应很快,筷子一捞又夹起来,耀武扬威地在江晚吟面前晃晃,在江晚吟忍无可忍要用筷子敲他手时一把将丸子塞进自己嘴里。

 

江晚吟:“......魏无羡!”

 

魏无羡:“唉大嫂你功夫不到家啊。”

 

江晚吟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把筷子插进他鼻孔里。

 

蓝曦臣提起筷子,探入一片红彤彤的汤里替江晚吟把丸子夹起来,放进碗里,温声道,“晚吟快吃吧,别闹了。”

 

江晚吟不忿道,“我没闹!蓝曦臣你是不是瞎啊明明是......等等!”

 

他对一脸茫然的蓝曦臣不耐道,“筷子给我。”

 

蓝曦臣看看自己手里还没搁到碗沿的筷子,还是伸手把筷子递到了他手里。

 

江晚吟接过筷子,把一边的茶杯端过来,把筷子尖浸入茶水里,轻轻晃动。茶水表面很快浮起一层红油,颜色也变作了浅浅的橙红色。江晚吟将筷尖提起来嗅嗅,不放心一般地又换杯水涮了一遍,才轻抖手腕,将茶水抖回杯中,筷子递回蓝曦臣手里,自己又开始夹菜。

 

蓝曦臣接过筷子半晌无言,望向江晚吟的双眼糅进了难掩的柔和情意。一旁摇曳烛光映在江晚吟光洁侧脸上,更衬得他往日凌厉逼人的杏目此时柔软下来。

 

对面魏无羡盯了他们俩半天,拽拽蓝忘机袖子,在他倾身过来时悄声道,“我怎么觉得有种不用吃就已经饱了的感觉?”

 

蓝忘机垂了眼,道,“不必勉强。”

 

“那怎么行,我都快饿死了。”魏无羡一筷子把最后一点菜夹走,对江晚吟抛了个挑衅的眼神,嚼巴嚼巴把菜咽下去,笑道,“好吧,现在饱了。”

 

收拾碗筷时魏无羡和江晚吟两人又是闹了好一会儿,直到蓝忘机出声提醒时候不早,江晚吟才动作风卷残云般地把东西全部理好,对魏无羡道,“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我走了。”

 

“唉江澄啊,送佛送到西嘛,你干脆把这些都带走扔了吧,行不?”魏无羡嬉笑道。

 

“不行。”

 

说罢江晚吟便转头对蓝曦臣道,“走了。”

 

他又对蓝忘机颔首示意,才提步走出静室。蓝曦臣伸手拿过一边架子上江晚吟的外衣,对两人笑道,“晚安,好梦。”

 

蓝曦臣快步追上江晚吟,将外衣披到他肩上,与他并肩而行。

 

江晚吟偏头看见蓝曦臣满溢柔情的眸子,一怔,道,“怎么了?”

 

蓝曦臣只轻笑,道,“无事。”

 

他牵起江晚吟的手,十指相扣,仿佛能就这样走到时间尽头。

 
————————————————————————

无形撒狗粮最为致命。

wifi和汪叽天天秀,终于被老夫老妻的曦澄秀了一脸。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行为,完全是下意识动作的澄澄:怎么了蓝涣,你一脸怀春少女的表情。

感动的蓝大:晚吟太好了。晚吟世界第一棒。

澄澄:???

就是蓝大给澄澄夹菜,澄澄给蓝大涮筷子,这个梗我脑补好久了。啊,老夫老妻。

 

 

 

 

评论(24)
热度(830)
©一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