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最高境界:感冒不看药价

【曦澄】溱洧·伍

*预警见第一章

 

听说LOF最近出事儿了?有点方。

 

————————————————————————

 

蓝曦臣光是看江晚吟脸色便晓得对面那人心中所想,一时也只能苦笑。但他很快调整了情绪,正色道,“夜已深了,我们还是速战速决,莫要妨碍了江宗主休息。”

 

江晚吟只掀掀眼皮,凉凉道,“恕我直言,泽芜君现在已经妨碍了我休息。”

 

“......抱歉。”蓝曦臣歉意道。

 

江晚吟看起来已经没话讲了,随手剪了烛芯,在噼啪声中抬抬下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瞥到江晚吟眼底较前一日而言毫无好转的青黑阴影,蓝曦臣快速道,“方才可是有人在我窗外?”

 

江晚吟道,“嗯。”

 

“江宗主是否有看到其特征?”

 

“男子,身量较高,较为瘦削。蒙了面,相貌看不清。”

 

“可看到其武器?”

 

“无。”

 

“有无异常?”

 

“他似乎很怕我。”

 

蓝曦臣一怔。旋即他又道,“江宗主对其可有熟悉感?”

 

江晚吟歪头作回想状,半晌道,“无。”

 

蓝曦臣点点头,皱眉道,“那么,此事便棘手了。”

 

他站起身道,“此事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分析。时候不早,江宗主好好休息,我便先回房了。”

 

江晚吟懒懒点头,在蓝曦臣拉开房门时忽然道,“你平时若都是这般干脆利落,不要走那么一大堆形式,不要婆婆妈妈废话一大串,不知能省下多少时间。”

 

蓝曦臣回过身,笑道,“江宗主说的是。我以后定当注意。”

 

说罢,他便跨出门槛,轻轻合上了门扉。

 

江晚吟吹熄蜡烛,将杯中茶末泼了,坐在桌案前,竟无端觉得房中太凉了。他拿指尖摩挲着冷却下来的白瓷杯沿,心中复杂,却不知在复杂些什么。最终他思索无果,叹口气,还是歇下了。

 

 

 

隔天清早,蓝曦臣起身时,江晚吟和江家门生们俱还在睡梦里。蓝曦臣思索再三,终究是没去打搅他们,独自一人到客栈大堂中用了早点,看窗外天色还早,便起身至客栈外逛了逛。

 

清晨时湿气较重,微风拂过耳畔捎来几许凉意。麟居坐落于麟河畔,出了门再往右手边行一段路便是悠然流淌的河水,故干脆以河水命名了。

 

蓝曦臣将指尖搭在清晨冰凉的青石栏杆上,感受到尚未凝干的露水晕染在指下也不甚在意,只觉得这些日子一直郁结于心的苦闷都随着一口浊气吐出,消散不见。他于这清净无比的晨光中终于了解到,无论过去有多么令人窒息,令人思及便是肠穿肚烂的疼痛——但每天睁开眼,晨曦依旧温柔,江水依旧澄澈,当你看见这幅景象,便会有这样一个想法:既此红尘仍如画,何苦怀恨长蹉跎。

 

何苦长蹉跎呵。

 

蓝曦臣垂于身侧的手缓缓抚上腰间裂冰,温凉的玉萧一如既往,静默而内敛,在奏响时却能发出响遏行云的鸣音。

 

他将裂冰举至唇边,自从观音庙后他便再未吹奏过裂冰,但并未因此而与手中玉萧生疏分毫。

 

清幽如石上清泉的曲调自他唇边流淌而出,引得路上寥寥几位行人皆报以惊艳的目光,更有甚者更是驻足停留,一时竟听痴了。

 

蓝曦臣却觉得有些不对。他平日里吹奏裂冰,向来心无旁骛,脑海中随着曲子的意境而起起落落,往往会步入忘我之境。但今日,虽然心结已解,但他总无法集中心神,脑海中总有什么挥之不去。

 

他微微皱眉,干脆放任思绪发散,追溯而上,想看个究竟。

 

脑海中有画面正渐渐明晰,蓝曦臣看到脚尖处细碎的、被窗棂切割成的光斑时,整个人都怔了一下。

 

他将视线上移,一席紫衣猛然撞入他眼帘。

 

江晚吟。

 

蓝曦臣呼吸一窒。

 

眼前的江晚吟交叠着双腿端坐在家主座上,垂着眼帘看向手中文书,墨发鎏金,衣衫半束,竟是极具欺骗性的恬静模样。

 

他尚未反应过来,画面一转,方才还端坐在座上的人已然近在咫尺,挑高眉梢,一双杏目因着明显的讥讽之情而吊起眼角,漆黑眸子里坦坦荡荡映出自己满脸错愕。

 

眼前又一晃,江晚吟张嘴说了些什么,满脸不耐地把头撇向一边,却先他一步向前行去。他的发尾和衣裾被晚风拂起,恍惚间仿佛翱翔于天际的飞鸟。

 

蓝曦臣心绪瞬间大乱。唇边气息一顿,一曲戛然而止。

 

他瞪大眼睛,望着河水里自己茫然无措的倒影,险些将裂冰落进水中。

 

这时耳边传来悠扬的叶笛声,竟是将他方才那支曲子继续往下奏起。蓝曦臣抬起眼往声音传来处望去,身体一僵。

 

江晚吟不知什么时候已然来到了他身边,此时正倚着青石栏杆,将手中一片柳叶边缘含在唇边。他此时也抬起眼,和蓝曦臣视线恰好碰上。

 

生平第一次,蓝曦臣垂下眼,近乎慌乱地避开了他人的目光。

 

江晚吟见状也停下了吹奏,随手将手中叶片一抛,奇怪于蓝曦臣这幅反常模样,不由得站近了些,疑惑道,“你怎么了?”

 

蓝曦臣深呼吸数次,才勉强笑道,“无事,劳江宗主费心了。”

 

江晚吟闻言一挑眉,对于蓝曦臣这句话是半个字都不信。但蓝曦臣有意掩饰,他也不愿去追根寻底,便道,“你早饭吃了吗?吃过了的话,我们就启程去金麟台。”

 

蓝曦臣胡乱点了点头,道,“那便走吧。”

 

“行。”江晚吟没忍住多看了他几眼,扭头对身后还在往嘴里塞包子的弟子道,“我走了,你们自己悠着点,谁要惹事,我把你们两条腿都打断。”

 

“唔唔唔唔!”(“好的宗主!”)

 

江晚吟这才满意了,回过头对蓝曦臣道,“走吧。”

 

蓝曦臣仍有些懵,问道,“弟子们不和我们一道吗?”

 

江晚吟拿眼斜他,“泽芜君昨日刚说要低调,怎么,睡一觉就忘了?”

 

蓝曦臣恍恍惚惚地点头,道,“是我的不是。”

 

“......啧。”江晚吟瞪了他一眼,转身便走。蓝曦臣总算回过神来,赶忙跟上。

 

到了金麟台,江晚吟似乎是想直接进去,但刚提步,便放下了,转头对门口金氏弟子道,“告诉你们宗主,就说是江晚吟来拜访。”

 

弟子面露惊讶,但还是应了,转身便去通报。

 

蓝曦臣明白,这是江晚吟给金凌身为家主的尊重。到底已经是地位相同,不能再像从前对待孩子一样了。

 

大概半炷香后,两人听到一阵急促脚步声接近,伴随着少年满是期盼的声音,“舅舅!”

 

蓝曦臣看见了江晚吟唇角稍纵即逝的笑意。他开口,却是责备的语气,“你多大了?已经是宗主的人了,怎么还这么浮躁,一点稳重的样子都没有!”

 

那道明黄身影一顿,几大步窜到江晚吟面前,怒道,“舅舅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我看见你都这么高兴了,你还只知道说我!”

 

江晚吟看着眼前只比他矮上小半截的金凌,毫不客气道,“怎么,我说的不对吗?看看你,哪像个宗主的样子!”

 

“舅舅你!”金凌气急败坏地跳脚,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蓝曦臣,吓得险些一口气噎在嗓子眼里,忙挺直腰背,一本正经道,“泽芜君。”

 

蓝曦臣微笑颔首,道,“金宗主别来无恙。”

 

金凌看看蓝曦臣,再看看江晚吟,一脸疑惑。但他很快想起来江晚吟此行目的,顿时开心不起来了。他把身边弟子打发回去守门,道,“舅舅,泽芜君,请随我来。”

 

江晚吟一挑眉,嗤道,“你待人的火候还没到呢,臭小子。”

 

金凌委屈巴巴地一撇嘴,碍于一旁蓝曦臣的存在不能发脾气,又心中有愧,只好不说话了。

 

金凌直接把两人带到了自己的书房,遣退侍女后亲自给对面两位宗主沏了茶。到底是少年人,还未学会遮掩自己的情绪,因此方一落座,金凌眼底的愧色便被对面两人收入眼底。

 

“舅舅......”金凌难得这么嗫嚅着说话,头几乎要埋到桌案上,显然是真的愧疚极了,“那个,对不起......”

 

江晚吟“啧”一声,看自己一手拉扯大的外甥这般,显然是有些心疼,但神情仍是不耐,“人又不是你杀的,你道什么歉?我又没怪你。”

 

金凌猛地抬头,眼中难掩喜色,道,“真的?”但他眼中很快又没了喜色,闷闷道,“可是这是在兰陵地界内呀,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江晚吟皱眉道。

 

“而且,几十个人,一个都没剩下......真的,我派人对着名单和画像核对了好几遍,都在那里了。老弱妇孺也......”金凌复又低下头去,手指不安地绞着袖口。

 

听客卿汇报是一回事,亲口听金凌承认又是另一回事了。纵使早有心理准备,江晚吟还是胸口一阵钝痛。他放在膝上的手猛然握紧,用力到骨节发白,微微颤抖,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蓝曦臣听到这个结果,虽不意外,但也心上沉重。他接上江晚吟的话,道,“金宗主如今已是成长了许多,此次错并不在你。且金宗主将消息封锁做的很好,已是不易,不必介怀。想必江宗主也不愿见你如此。”

 

江晚吟闻言抬起头,张口欲言,在接受到蓝曦臣的眼神后复又闭上嘴,勉强点了点头。他向来不喜袒露自己情绪,能做到这一步已是不易,金凌见他如此,只觉得眼眶一热,再也说不出话来。

 

他生怕江晚吟会因为此事大发雷霆,甚至对他失望,从此关系就淡了。他只江晚吟这一个亲人,纵然他长大后天天同江晚吟吵架,但他永远是希望待在江晚吟身边的。如今江晚吟不怪他,他自然再高兴不过,这些日子的担惊受怕也就不再强忍着了。

 

江晚吟见状眉头皱得死紧,但还是伸出手去,轻轻拍了拍金凌的头顶,轻声斥道,“行了,多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哭?傻不傻?”

 

“我才没有哭!舅舅你看错了!”金凌咬着牙道。

 

蓝曦臣坐在一旁,看他们舅甥两个别别扭扭地来往,忽的想起方才河边,他脑海中江晚吟的模样。也是这般皱着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却把他从心魔中唤醒,纵使言辞从来都不饶人,但背后总是善意。

 

蓝曦臣心绪一动,手便一抖,手中茶水泼了半杯在桌上。

 

江晚吟和金凌都一惊,不由得看向他。

 

“这......抱歉。”蓝曦臣不知该说什么,一时间只憋出一句抱歉。

 

“没关系的,但是泽芜君......”金凌犹豫半天,才道,“你今天,有点奇怪。”

 

 ————————————————————————

 

啊,让我们恭喜蓝大,这位男嘉宾就此开始了他的单恋之路。

 

其实也不算啦毕竟他还没意识到这是喜欢。但总比澄澄要早多了。说起来我不想写剧情线啊啊啊啊我想写谈恋爱啊!!

 

这个涨粉速度我真的很惊讶,等到100fo的时候开个点文好了。这样我就能开开心心写他们两个谈恋爱啦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240)
©一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