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最高境界:感冒不看药价

【曦澄】云梦江氏弟子民(搞)意(事)交流大会

*@ 花花 这个妹子的点文,江氏门生们的护主搞事日常,我不知道有没有偏题,但是我写的很开心!

*那么,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

一、

咳咳,我是江甲。

 

我们云梦江氏出来的,从来都是很平易近人的,你们不用这么防备。把防护用具啊之类的都放下,还有灵甲传送符什么的都一样。啊?你说我们宗主不平易近人还很凶?嘿这位烈士我觉着你是要搞事,去,转身出门右转是我们莲花坞的莲池,把脖子洗干净了再回来,我们有礼物给你。

 

好我们继续说正题。我们莲花坞向来以勤俭节约、努力刻苦、见义勇为、专注搞事啊呸,专注修炼为新一代弟子奋斗标准,确保每一个弟子都成为根正苗红的莲花苞而不是水生的狗尾巴草。

 

此处应有掌声。没有鼓掌的手都给你们剁了!声音呢!

 

(噼里啪啦掌声雷动)

 

嗯很好,咱们继续。

 

然而就是这样一群善良可爱活泼勇敢勤奋节俭积极向上的弟子,却被他们所敬爱的宗主说成不学无术、不思进取、除了搞事什么都不干!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宗主!您擦亮您美丽迷人的大眼睛好好看看!如果我们真的天天搞事,那谁来帮您冲业绩!您的妃妃茉莉小爱吗!!!

 

底下说那啥啥卡姿兰电眼的把你的脑袋伸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

 

咳咳咳咳,抱歉情绪太激动了。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各位!那个去洗脖子的烈士在哪里?!让我看见你的双手!哎那啥师妹你快过来接一下,我去也!

 

二、

我是江乙。说明一下,刚才圆润滚走的那傻x不是我师兄,我才没有那种丢人现眼的赔钱货师兄。

 

如你们所见我是个姑娘家,还是个长得不错还很安分的姑娘家,然而宗主骂起人来男女不忌人畜不分,所以我也被归入搞事的行列了。我无所谓,反正宗主都给人搞了,弟子怎么就不能搞事了。

 

你们也别摆出这么一副泰山真给崩了的表情,尤其是那几个蓝家的崽子,再把你们的眼睛瞪大一点,我全部给你们灌一斤酒然后送你们醉莲坊一日游——免费的,算莲花坞请你们。毕竟你们宗主把我们宗主照顾得可、好、了,是吧?

 

呵呵。

 

哎你们别抖啊,这件事你们不早就知道了?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看看你们,这么弱的承受能力狗尾巴草都嫌弃,你们真是蓝老先生带过最差的一届了。

 

谁他娘的说我们宗主那一届是最差的?把你的狗头伸过来,我给你剁成精武狗头,再给你雕个嘴出来。精武鸭头就是这么出来的,你信不信?

 

你信不信关我什么事,我不信就行了。

 

泽芜君又来了,宗主本来就对我们放养管理,现在整天人影都没见一个,事情都是主事在管,据说还是泽芜君要求的,不然宗主还不乐意放下事务和我们去和他亲热呢。

 

这么想想泽芜君那张帅脸都面目可憎起来了。

 

哎江丙你干嘛?啥?宗主叫我?我去他不是跟他家男人正叽叽歪歪吗,叫我作甚?

 

算了算了,我有事,你们继续,江丙你过来接上!

 

 

三、

你们好呀,我是江丙。我刚入门没多久,所以现在目前是全莲花坞最小的女弟子哦。为什么要强调女弟子呢?因为我还有个小师弟!他超可爱的呀!

 

(小师弟脸红地:师,师姐你别这么夸我,夸男孩子不能用可爱这个词的!)

 

啊,糟糕了。

 

我刚刚忘了告诉江乙师姐,那啥,宗主他男人他弟一家子也过来了。嗯,对,就是含光君和他家那位。唉,江乙师姐估计够呛的。

 

我是故意的?嘿,你在说什么呢?我没听到哦——?

 

说到含光君和他家那位,上次他们来的时候,我和小师弟刚好一起被罚,魏前辈就站在我们旁边看我们抄书。他还和我们宗主在聊天,宗主居然也很心平气和,我和小师弟都要吓傻了好嘛!

 

哎你们有兴趣啊?求详细啊?好吧好吧,那我就讲这件事,反正我们本来就约好了的,每个人上来讲一件事,为了让旁人更好了解我们莲花坞顺便招收新生!刚才江甲师兄江乙师姐都没说完,真是讨厌......

 

魏前辈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企图让宗主回忆起他们共同在云深不知处抄蓝氏家规的美好时光,然后宗主就满脸嫌弃地说,嗯,然后呢?

 

魏前辈说,嗯,那时候你还会帮我抄呢。那时候我都感动死了。

 

宗主听见这话低头看了我们一眼,结果小师弟帮我抄的爱莲说就被发现了!魏无羡怎么这么讨厌啊!气死我了,后来我又被宗主多罚了二十遍,呜。

 

宗主之后就很生气,我都没敢抬头,只听见他特别特别不耐烦的嗯了好几声,然后说你别再曲折蜿蜒了有屁快放。

 

魏无羡那个混蛋,他居然让宗主给他煲汤喝!好气啊宗主都没给我们煲过汤!幸好宗主没答应。

 

你们以为这就是结束了吗?太天真了!这时候泽芜君走进来说,什么煲汤?晚吟要喝我可以去做的。

 

含光君就说魏婴想喝江澄做的汤。泽芜君愣了一下,然后说还是别了吧。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魏无羡用一种淫邪的目光看看我们宗主再看看泽芜君,特别欠打。他还是坚持,但是你们猜他怎么说?我真的特别想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他说,大哥你可不能藏私啊,是吧?怎么着我也算是你媳妇儿的娘家人啦,我不就是想追忆一下童年嘛。

 

泽芜君立场也忒不坚定了!差评!他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也很想喝晚吟做的汤啊,晚吟你看......?

 

我偷偷抬起头看,宗主看起来特别想把魏无羡掰成一节一节的莲藕,然后就跟泽芜君说,你想什么啊,你喝过几次了还有什么好想的?

 

我和小师弟那时候就特别想要打泽芜君!我们都没喝过!他已经喝了好几次了!可恨!他还抢走了我们宗主!

 

啧。结果宗主还是给泽芜君做了汤,顺便给含光君他们俩也做了。

 

这个时候我就不得不秀一波我的机智了。他们四个在我们桌子旁边叽叽咕咕了好一会儿,好吧主要是魏无羡和宗主在叽叽咕,泽芜君偶尔咕一声,含光君就冷漠冷漠冷漠。然后终于谈妥了要去厨房了,我就暴起大喊一声,宗主!

 

嘿,现在修仙界最厉害的四个人都给我吓到了,我感觉过个几十年我也会是个要上天的仙女。

 

宗主一脸懵逼,然后皱着眉数落我半天,叫我女孩子家家不要大吼大叫他还活得好好的不要喊魂一样喊他,然后看我好几次欲言又止他才问我要干嘛。

 

我说,宗主我和小师弟要饿死了。我们抄了一下午的书。

 

宗主秒懂。他瞪了我们一眼叫我们自己看着办,结果后来还是给我们把汤端过来了,还附赠两碗饭。临走之前他还跟我们说再有下次就等着饿死算了别想有人给你们弄这些,今天算你们运气好。

 

不是我吹,我们宗主做的汤真的超好喝的。当然你们是没机会喝到的哈哈哈哈哈哈嗝!

 

(小师弟焦急地:师姐你小仙女的人设崩了!注意一下呀师姐!)

 

咳咳,你们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看到,对不对?

 

不过我和小师弟还是觉得魏无羡很可恶。魏无羡后来碰见我们还说我特别有他当年的风范,要封我搞事之星。呸,之前我才被宗主发过进步之星,谁要搞事之星这种。

 

泽芜君三天两头就往我们这里跑,抬头不见低头见,每次看见我们都笑得很诡异。怎么说呢,就好像我挖了他的墙角一样。宗主还特懵,问他蓝涣你眼睛怎么了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泽芜君就笑笑不说话,拉着宗主就走了。

 

好气哦这个男人!不就是汤吗!至于吗!

 

算了,宗主做的汤啊,如果是我说不定就杀上去了。好吧,我原谅他了。

 

哎哟累死了,讲了这么多感觉我都要老三岁,换个人讲吧。

 

小师弟!小师弟你别走啊,师姐需要你,过来过来!

 

四、

我、我是江丁。呃,我就是刚才江丙师姐的师弟,多多关照。

 

我的确是目前全莲花坞最小的了,但是我不一定就不能打。底下那几位弟兄,麻烦把你们手中澄曦的本子收收,我们不逆谢谢。

 

这样就对了,我们要好好相处啊,哈哈。

 

其实我刚进门还没两个月,就被宗主在某天晨会上和所有师兄师姐一起骂了,我真没搞事,我特别委屈。但是委屈归委屈,我还是很喜欢宗主的!

 

虽说我们这次开交流大会是要宣传莲花坞顺便招新,但是如果你对宗主有偏见那么莲花坞就不欢迎你,出门右转从莲池游出去谢谢。我们不收对宗主有二心的弟子!

 

(悄咪咪小声的:我们又不缺人,我还想多当几天小师弟啊。)

 

哎,对不起了宗主,虽说我没搞事,但是我现在要搞事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回去会抄一百遍爱莲说谢罪的。

 

之前江丙师姐不是说到泽芜君和宗主嘛,我之前也看到过他们俩......呃,怎么说呢,感觉就是会有强烈的想要移开视线的冲动啊。但是我认为这是磨炼自己的好方法,所以我就完完全全地目睹了全程!

 

我感觉我白内障了,江洄师兄请给我报销医药费,这是工伤谢谢。什么?不是白内障吗?那大概是青光眼吧。

 

反正我就是眼睛看出毛病来了,不管,不管。

 

你们别急好不好,我接下来就要讲了,不要打岔。

 

之前宗主不是在自己院中种了几盆白芍药嘛,前几天开了,特别好看,泽芜君也说好看的。不过我们莲花坞的弟子都很懵逼啊,宗主平时除了练剑处理事务教训弟子以及四处奔波就没别的爱好了,怎么突然就养起花来了?

 

然后我那天牺牲我的眼睛和耳朵为广大莲花坞弟子,哎不对,广大人民群众找到了答案。

 

我先声明一下啊,我真不是故意偷听的,我真的只是机缘巧合,路过而已。

 

泽芜君那天不是恰好路过云梦吗,就在我们这边住了一晚上,就住在宗主房里。他到的时候是下午,宗主院中那些芍药是早上开的,然后宗主就把他带到自己院中了。

 

这些是我听师姐讲的,接下来就是我的所见所闻了。

 

我路过宗主的院子,就听见宗主说,“这些芍药开的倒是不错。”

 

我就好奇啊,也想看看那些芍药怎么样,毕竟宗主对它们一直都很悉心照料的。我就偷偷在院门那边往里面看。

 

唉我去,我的眼睛遭到了重大打击。宗主在看芍药,泽芜君就执着宗主的一只手,慢慢地摩挲宗主的指节。宗主居然没躲开,就任由他摸来摸去!

 

泽芜君嘴上说着是啊是啊开的真好啊,眼睛就一直盯着宗主看,那眼神,我觉得我们一百个莲池都没泽芜君一只眼睛深!

 

我不得不插一句,那些芍药开的真的很好看。不愧是宗主亲自养的花!

 

他们就这样腻歪了好半天,泽芜君就对宗主动手动脚,一会儿嗅嗅头发,一会儿亲亲脸侧的,我当时都红脸了,真的,太那个什么了......

 

咳咳嗯,然后重头戏来了,泽芜君终于低头看了那些芍药一眼,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笑得特别开心。他说,“晚吟种这些芍药,是因为我吗?”

 

宗主脸就有点红,说你好大的脸啊你凭什么这么觉得,我也在想泽芜君是不是要睁眼说瞎话了,然后泽芜君就开始背!诗!了!

 

多亏了泽芜君我这首诗我记得特别清楚......

 

他就念诗三百里面的一首,名字我忘了,念了一段,从“溱与洧,方涣涣兮”念到“维士与女,伊其相谑,赠之以芍药”。

 

我当时就不淡定地差点要拔腿就去莲池里冷静一下,我靠原来我们宗主是这种的吗?!

 

哦,冷漠又热心地再给你们一条消息,照顾我们这边花花草草的师姐说,芍药的花语是情有所钟却羞于表达。还有依依不舍不想分离的意思。

 

惊不惊喜?感不感动?反正我是觉得我们宗主的人设崩了。

 

底下那位说好可爱好可爱的仙子我劝你别冲动,你打不过泽芜君的。而且都说了夸男孩子不能用可爱这个词的啊!

 

我说完了,想来想去还是很愤怒,泽芜君到底是怎么把我们宗主拐走的啊!啊!想当初我刚入门那会儿,宗主看见我就哦你是刚入门的那个吧,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不适应的地方。然后呢?!现在他完全把我放养了啊喂!看见我就哎那边缺人手你过去一下。

 

宗主!您已经不爱我了吗宗主!

 

(江丙火冒三丈地:我可去你的吧小师弟!宗主爱的是广大莲花坞弟子,又不是你一个!你再瞎掰信不信我上去揍你啊!)

 

师姐,这话要是给泽芜君听见了我们会不会被扔到莲池里去啊......

 

咳咳我先撤了,感觉我刚刚给你们讲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要是别人问起来你们可千万别说是我告诉你们的啊!不然我要被宗主扔到莲池里游一百圈的啊喂!事关身家性命你们可千万别害我,好我先遁了,江洄师兄!江洄师兄你过来一下!你过来我就不要你报销医药费了你快过来!

 

五、

我名为江洄,下一任江氏医师头子候选人。

 

我没什么好说的,平时我基本卧房食堂校场药房四点一线,哪有什么八卦会给我撞上。

 

不过没撞上,自己找上门来的倒不少。

 

想听?给我试药我就讲给你们听。别抖,这是我秘制的补药,泽芜君和宗主特供款,嗯,你们知道是补什么的,我不细说了,反正天然无毒无公害,快点,不然我要给宗主熬药去了。

 

嗯,很好很好,我放了黄连进去的,感觉怎么样?什么,给宗主喝的时候也这样?屁,到时候肯定要把黄连换成两倍剂量的甘草啊。差别待遇?我乐意,宗主的需求是第一位。

 

那我就开始讲了。

 

蓝家人其实都对药理有一点研究的,据说他们还有药理必修课什么的,我们虽然也有不过是选修课,所以懂的人很少。泽芜君对药理很是精通,没诓你们,他经常到药房里自己配几味药材然后熬起来给宗主喝。

 

有没有觉得宗主最近面色比以前要红润了?虽然很不甘心但是的确大部分是泽芜君的功劳。

 

因为平时我们配起来的药汤宗主一概不喝啊,他觉得自己挺健康的没必要喝这些。宗主有时候会顶着一张死人白的脸出去夜猎还不带随身弟子,他偏偏还觉得自己状态极好,我们多说一句就要挨骂的。

 

唉,搞的每次宗主要去夜猎我们莲花坞都人心惶惶。

 

但是泽芜君熬的就不一样,宗主每次都会喝掉的。泽芜君每次配药材都要犹豫很久,我在旁边看他配两份,一份药效强但是味道会很酸苦,一份药效弱但是相对的味道也没有那么难以忍受。泽芜君徘徊半天挣扎半天,最后都会选药效弱的那份,还再加几两甘草。

 

我们平时都奔着药效去,味道......真没在我们考虑范围内,所以可能真的比较惨绝人寰吧。我问泽芜君这份药效要弱些,那宗主就要多喝一段时日,真的没问题吗。

 

泽芜君想都没想就说,没事的,我会一直陪着他,让他喝药。所以时间不是问题。

 

就冲着这句话,我就决定把给宗主熬药这件事全权交给他了。

 

我觉得他会照顾好我们宗主的。

 

虽然很不情愿承认,但是每次泽芜君来莲花坞,宗主都会很开心。宗主开心,我们这些做弟子的自然也开心。

 

好吧,开心最重要。

 

你说泽芜君的反应?打个恶俗又大众的比方,他看到宗主的时候就像看到了他的整个世界,漫天星河都在那个人眼里。

 

我家那位平时就那么形容他看到我的时候的心情。很让人起鸡皮疙瘩但是却很形象啊。

 

哦对了,我们这次交流大会是为了招新。好吧我们承认这是个阴谋,我们只是想让你们知道在莲花坞总能找到幸福的,请参照我们宗主;在莲花坞总会有人关心你的,比如我们宗主;在莲花坞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八卦,来源参照我们宗主和他家那位。

 

当然,勤俭节约、努力刻苦、见义勇为、专注搞事啊呸,修炼一直是我们莲花坞的主旨,每个入门弟子都要朝着这个目标努力。

 

莲花坞药理小课堂开课了,如果你们有兴趣可以来报名。前提是你是莲花坞弟子,所以快点来入门吧。

 

大师兄我真的只能帮忙到这里,我就不适合打广告,我走了,泽芜君给了我一张单子要我照着熬药给宗主送过去。

 

六、

大家好,我是江衍,莲花坞本届大弟子。哎,底下师弟师妹有点顽皮,怎么把这些事都说出来了呢。总之这就是本届云梦江氏民意交流大会的全部内容了,稍后我们会在校场上布置招新机构,有意者可以到校场报名入门。

 

那么,本次云梦江氏民意交流大会圆满落幕,还请在场各位踊跃报名,说不定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师弟师妹了呢。届时宗主与泽芜君会到场,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说不定也会在哦。

 

嗯?没关系,不用为我们担心,只要你们不说我们不说,宗主他们就不会知道我们这个大会到底是怎么招新打广告的了。宗主对我们一向很放心,这件事是我们莲花坞上下弟子全权负责的,他不会问太多。

 

当然,如果有谁多嘴,让宗主知道了,那我们还是有应急措施的,呵呵。到时候嘛......还请各位好自为之,紧紧口风吧。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校场这边走,请注意秩序。

 

 

 ———————————————————————

 

啊,这篇真的是放飞自我,但是我自己都要被感动到了。门生们真的超可爱的!

顺带一提,文中的诗出自《诗经·溱洧》,就是我那篇文的灵感所在了。

以及我懒得再想人名了,所以弟子们以后可能要客串出场我各篇曦澄文里面了hhhhh

你们喜不喜欢这种?如果喜欢,我还可以再写的,他们这么可爱!
 

评论(21)
热度(311)
©一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