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有的最高境界:感冒不看药价

【曦澄】防爆恋爱指南

*七夕活动文,青年澄应该算,现paro,巨型ooc

*可以看做是 关于冷暴力的有效防治指南 的前传

*@Selene与沉睡的牧羊人 和宝贝金鱼讨论出的剧情 真是完美戳爆我笑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1.

自从上次江澄和蓝曦臣和平地交流之后,江澄按时吃饭,蓝曦臣按时打电话调情,两个死现充每天放射恩爱射线,生活蜜里调油——江澄的秘书多次表达想要辞职的意愿,被江澄驳回。

魏无羡云:“幸好人类还没有大肆推广人造子宫——不然我只能叫灭霸过来告诉江澄和他对象,什么叫宇宙的计划生育。”

此人因为屡次通敌叛国被江澄三倍红色加粗记恨,老在心里谋划怎么搞个surprise送他到迪拜擦黄金马桶,全然忘记几个月前他们两个在电影院熊抱着痛哭流涕,捏爆两瓶套餐可乐,出来之后还击掌为盟,决定协力讨伐灭霸——统一热血战线持续了大概十五分钟,以魏无羡把筷子伸进江澄的麻辣烫大碗为标志宣告破裂。

魏无羡和江澄几乎就是从母胎开始一起solo的交情,直到碰见蓝家兄弟,哥俩同手同脚的裸奔生涯才被正式截胡。他乐于玩江澄的梗,越蠢越喜欢,但对于江澄之绝杀追命连环脚忌惮不已,所以往往还没笑完就要开始逃命,江湖人送称号猪叫百步癫,由此成就一大都市传说。

这种情况近来甚少出现,其原因主要是爱情的新春使江澄心平气和心满意足,提前进入中年养老阶段——具体表现为他的保温杯里出现了枸杞之类的东西。

江澄表示:“味道不错,蓝曦臣泡的也还挺好看,我为什么不能喝?”

魏无羡坐他对面,一边打游戏一边把脚搭在江经理办公桌上:“没说你不能喝啊。话说江澄,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江澄忙着往一摞文件上盖章,纸页被他翻得哗哗响,闻言头也不抬就回答:“我那个秘书终于疯掉的日子。”

“怎么了?”魏无羡大感兴趣。

江澄:“和男朋友昨天分了。今天中午看见蓝曦臣过来给我送饭,突然拿那双红色细高跟戳自己脖子上,说什么今年做不了人了只能做狗,那还不如死掉。”

话说完他觉得这台词有点耳熟。他稍微思索了下这人狗论,突然眼皮子一跳。魏无羡在他对面同步地扭曲了脸——憋笑憋的。

江澄:“……我操。”

魏无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想起来了?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当年你可不就是用这句话把蓝曦臣搞到手的吗!”

是这样没错,可是谁他妈知道后来会整出那种事?!江澄简直不想想起那段时间,每每回忆都是一番心惊肉跳。

 

2.

那会儿江澄还在上大学,蓝曦臣在他们学校读研,还会当当助教。江澄上课喜欢坐前排,偶尔上完课还要绕到后排去打捞魏无羡,这么显眼一俊小伙,没几次蓝曦臣就记住了。

江澄作为一介颜狗,对蓝曦臣的好感度也一天天水涨船高,碰巧有一回蓝曦臣上完课有急事,逮着正要去联谊的魏无羡江澄,请求后者帮忙送文件(魏无羡:这剧情也是有够俗套了)——江澄对于联谊没什么兴趣,于是果断抛弃魏无羡开溜。此事了,蓝曦臣要了江澄微信,从此开始构建友谊跨海大桥。

魏无羡一度怀疑江澄二十年来第一次开窍就要奔蓝曦臣去了,江澄闻言长叹一口气,非常OOC地冲他竹马摇头:“直的。蓝曦臣有女朋友了。”

长得还挺好看,是个娇小型的。江澄想:就算向鳖女士借双恨天高给她穿,估计都没蓝曦臣肩膀高。

魏无羡为他鼓劲:“不要灰心啊江大澄同志,要相信天下大同!没准他是深柜呢!”

江澄:“呸。”

“你清醒一点好吧,”江澄滴滴滴地和蓝曦臣聊微信,还能冲魏无羡翻白眼,“虽然现在二十一世纪,但真不是所有gay都像我们一样扎堆的好吗?”

魏无羡:好叭。

其实江澄还挺心动来着。

 

3.

也不知道他们哥俩是有什么天选血统,反正他们刚念叨完蓝曦臣和他对象没几天,蓝曦臣就给江澄发微信,非常失意:和女朋友掰了。

眼看蓝曦臣都要开始流着泪吟诵文艺失恋小短句,江澄赶紧要了他的定位,准备亲自去安慰一颗受伤的青年之心。

战士江澄携带装备身手钥钱准备赶赴战场,被魏无羡嘲笑:“瞧瞧这火急火燎的,你是上赶着去庆祝吗小江同志?”

江澄目标明确:泡蓝曦臣比揍魏无羡重要得多。遂大人有大量不再计较,披上外套就去找蓝曦臣。

实在不是他太心急,蓝曦臣给他发的定位是在一个网红酒吧——江澄毫不疑惑蓝曦臣这种形式主义终极大毒瘤是如何得知那里的——打开手机浏览器搜索“适合分手后借酒浇愁的场所”,本市头号就是该酒吧。然而该酒吧是汇聚一众失恋空窗期男女不假,但那里还有个别称,“丘比特之炮”。

的确言简意赅,然而非小青年男女群体不能领会也。蓝曦臣连恋爱都谈得像个老干部,别人送女朋友奶茶,他送枸杞炖百合——都市小青年江澄宁愿吃芒果炖榴莲,也不会碰这种养生食品。

江澄真情实感地担忧:一直以来蓝曦臣在他心中的形象就是只大白兔子,情绪表现具象化是耳朵的那种。虽然不知道蓝曦臣能不能喝酒,但今晚他也许会成为下一个悲惨失足青年。

——这种人怎么看都会被坑蒙拐骗一条龙啊!!

江澄恨不得出租车司机把车开飞起来。

 

4.

于是第二天,江澄的整个交际圈都得到了一个消息:江澄同志昨天晚上和他们金融系的帅哥助教于本市某知名约/炮酒吧相约蹦迪,然后被闻讯赶来的家属强行拖了回去。

魏无羡痛心疾首:“江澄你他妈给我老实交代,你喝了多少?我和蓝曦臣他弟在酒吧碰到的时候你们那劲头,日了,我要是个毒贩我都想请你代言摇头丸。”

江澄平时酒量不大好,但也过得去。蓝曦臣就……

江澄崩溃:“我他妈怎么知道蓝曦臣这沙雕玩意儿一口倒!这样还点度数这么高的酒,他真当他是漏斗吗!”

等他把蓝曦臣旁边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都赶开,就看见蓝曦臣突然往桌上一倒,确定只是醉过去了之后江澄觉得不能浪费,于是把只动了一口的那瓶酒吹了。放下瓶子觉得味道不大对,看看度数——江澄的意识停留在那个可怕的数字上,之后就断片了。

之后他们应该就手拉手蹦迪去了,没准边蹦还边高声朗诵了几遍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所以呢,你们昨个晚上除了喝酒蹦迪之外还干了什么?”魏无羡再三确认江澄没有喝成一个小傻逼之后终于开始关心其他的。

江澄:“……没怎么。”

魏无羡:“成了吗?成了吗!”

江澄:“做梦吧你就,都说了他是直的,龌龊!”

魏无羡急得跳脚:“没成?!江澄你干什么吃的!臭傻逼!”

江澄:???你他妈???

魏无羡猛男落泪:“我和金子轩开了赌局来着……哇靠你居然没成!不中用啊!苍天杀我!”

江澄终于明白了这件事为什么传的这么快。

 

5.

虽然江澄认为这是他光辉生涯中最最蠢毙了的一个罪恶之夜,但其实在蓝曦臣眼里,推开酒吧大门进来的江澄在一片群魔乱舞里面显得非常小清新,散发着圣光和清香。尤其是在蓝曦臣旁边围了一圈躁动都市男女的情况下。

简直就是那些八点档剧情里的男主出场标配了——他是这么想的,然后终于喝了第一口酒。

江澄看见他就拨开身边快要窜到天花板的蹦迪人群往他这边走,走着走着眼看要到他面前来了,对方的脸突然扭曲成了呐喊。

第二天早上蓝曦臣在宿舍里醒过来,昨天晚上自己干了什么一帧帧地回放,他的心情也一点点地操蛋起来;蓝忘机恰好拎着早餐推门进来,看着他欲言又止,黑眼圈比眼睛都黑。

蓝曦臣愧疚地几乎要给自家弟弟跪下了。他记得昨天晚上他拽着蓝忘机在大马路上嚎:“忘机!!!快去找对象吧!!!我现在是老光棍了,你不要变成一条小光棍啊!!!和教科书过日子是不会有未来的嗝儿!!!你要考虑寄几的终身大事!!!我想抱侄子啊!!!底迪!!!”

蓝忘机发觉整条街上的人都在看他们,当时差点没往路边没盖的下水井跳下去——最后为了不上都市日报生活版头条,他忍辱负重,手脚并用地把他哥拖回了研究生宿舍。期间怎么回的略过不提,值得一提的是他和魏无羡又在校门口狭路相逢,两个人拖着醉成大龄智障的兄弟,内心涕泗横流,几欲抱团嚎啕痛哭。

蓝忘机:“哥……”

蓝曦臣飞快地窜起来:“忘机什么事?哥哥听着。”

蓝忘机:“喝酒杀人。不要再喝了。”

他回想起昨晚的惨状,没忍住一个激灵,咬牙补充:“……求你。”

 

6.

这下江澄和蓝曦臣就是一起蹦迪的交情了,两个人碰见对方就感到慰藉:丢脸的不止我,还有他,大家都是一起丢掉尊严的人。

某天江澄和蓝曦臣搭伙吃食堂,讲到对象,江澄之前就和蓝曦臣坦白过自己的性向,遂此时毫无顾忌:“系里女生说帅哥都在搞gay,简直瞎扯。帅哥都光棍着呢,你前任怎么就没眼光,你这种追到就是赚到,居然还甩了?”

“我就更惨,”他不甘地吸溜一口粉条,“搞gay都没人。”

蓝曦臣笑:“阿婴不好吗?我记得他也是。”

江澄悚然而惊,觉得蓝曦臣是蓄意要杀他。他扭曲着脸一用力,把大排戳出一个坑来:“要他?得了吧,那还不如找你啊。”

蓝曦臣点头:“可以啊。”

江澄嚼着肉含糊应声:“哦……嗯?”他碗里的大排四分五裂。

蓝曦臣如梦初醒:“呃……?啊。”

他摸摸自己的颈侧:“我是不是没说过我是双?”

江澄:……沃日。

他猛地伸出双臂揪住蓝曦臣的衬衫领子:“你他妈不早说?”

蓝曦臣眨巴眨巴他那双可以媲美卡姿兰大电眼的眼睛,无辜又有点委屈:“你没问啊。”

为江澄狰狞的面部表情所震慑,他补充:“不过现在看来我似乎对同性比较感兴趣。嗯。”

当天晚上魏无羡被江澄拽走撸串,江土豪表示魏无羡吃多少他都请,限他在两个小时内用二十年人生看过的所有恋爱攻略给他整出个牛掰的表白方式来。

魏无羡吃得直打嗝,还有空问:“哟江澄,跟谁啊?”

江澄心情大好,闻言爽快地回答:“蓝曦臣啊。”

魏无羡:“哦,你还真要吊死在这颗树上了……哎等等他不是直的?”

江澄:“双呗。”

于是狗头军师魏无羡开始给江澄出谋划策,甚至连承包食堂给蓝曦臣省饭钱(魏无羡:反正江大少又不缺钱!)都想出来了——江澄嫌恶:“你就不能搞出点有用的?”

魏无羡不服,又叽里呱啦罗列几十种,江澄听得几乎要睡过去,最后大彻大悟:“我操了,你就没有个铲子用,怪不得和我一起单身二十年!”

还指责魏无羡庸俗又不上道,活该单身。魏无羡憋屈,然而有免费烤串吃,遂决定不和自个儿缺根恋爱筋还作天作地、指望把生活过成起点总裁文的老弟计较。

 

7.

狗头军师靠不住,于是小江同志决定靠自己。

刚好没过几天就是七夕,在七夕前一天晚上江澄约蓝曦臣出来饭后散步,在走到学生谈情圣地——每个学校都会有的小树林的时候,江澄突然转头:“蓝曦臣。”

蓝曦臣也转头看他:“啊?”

……是很漂亮。江澄盯他半晌,开口:“明天就是七夕了去年你是有伴人士但是今年你不是了你现在是单身狗所以我今天搁这儿站着今年七夕你当人当狗就看你自己了!”

蓝曦臣给他说的一愣一愣,他说完之后还很配合地点头,一脸“受教了”。

然后他笑着看江澄大口喘气:“为什么要放着好好的人不当啊,我当然是当人了。”

于是他们牵着手走过剩下半片小树林,遭人痛骂:“恩爱狗!”

江澄:……

蓝曦臣:……

 

8.

江蓝处了差不多半年,蓝曦臣于某天晚上对蓝忘机叹息:“忘机啊。”

蓝忘机:?

蓝曦臣继续叹息:“我有一点想分手。”

蓝忘机:!

蓝忘机:“怎……”

“江澄挺好的。”蓝曦臣面色凝重,“如果他两只5.2的眼睛能用到正确的地方就更好了。”

“比如不要在我和他调情的时候叫我别闹不舒服就多喝热水,或者不要在我向他用眼睛表达感情的时候以为我白内障然后把我送进医院检查。”

蓝曦臣失去理想棒读:“我们是在谈恋爱吧?为什么他可以把一切调情都看成别的意思啊?我和你兄友弟恭就够了啊,不用再多一个了。我要疯了。”

蓝忘机:……

室内弟默兄泪。

“但是这应该不至于分手,我真的觉得我们俩是可以搭伙过完下半辈子的。”蓝曦臣面目悲戚,愁似林品如。

 

9.

另一边魏无羡审查江澄恋爱状况:“江澄啊,你觉得和蓝曦臣谈恋爱感觉怎么样?”

江澄答:“挺好的。对了,蓝曦臣是不是身体不大好?”

魏无羡一愣:“没听说,你是他对象你不知道啊?”

江澄:“他说自己身体健康,但我觉得他在驴我。”

魏无羡让他说说,江澄思索一下,捡了几个典型的说——魏无羡听到一半就要给他跪下了:“祖宗,你恋爱是这么谈的吗!啊!你他妈才活该单身啊!多喝热水兑六个核桃去吧你!”

江澄仍在疑惑为什么蓝曦臣最近看见他都笑得苍白无力。他更确定了蓝曦臣是有恙在身。

鉴于江澄毫无意识且死不悔改,当蓝忘机破天荒找上魏无羡商议兄弟的人生大事,魏无羡扒着寝室门框,毫无波动:“行了啊蓝湛,你别管了,让子弹飞,让他们分。”

为了自己大哥的终身幸福,爱兄人士蓝忘机脚底生根:“……不能分。”

他非常固执,终于暂时驱散了魏无羡对江澄谈恋爱的恐惧,勉强同意维护这俩人的钢索危情。

于是狗头军师魏无羡再次出山,强迫江澄坐在电脑前面花几天时间看了几十部爱情影片,涵盖一切题材,主角怎么死的都有。

江澄遭此劫难抵抗未遂,看完之后神情恍惚,魏无羡问他感想,他瘫着答:“除了出轨不能忍,洪世贤真是个活得明明白白的酷哥。”

魏无羡:……分吧。

“你现在知道为什么最近蓝曦臣清心寡欲了没?”他心说给这小王八蛋最后一次机会,要是江澄再冲着孤独终老的道路撒蹄子狂奔他就不管了。

为什么他要像老妈一样操心江澄的恋爱?他也是一个妙龄少男啊!也是一根锃亮光棍啊!

魏无羡咬牙切齿,还要循循善诱:“哎,你代入最接近的情境,看看你和蓝曦臣之间还缺啥?”

江澄歪过头思索,突然茅塞顿开,魏无羡发誓真的看到了他头上骤然亮起还“叮!”一声的小灯泡。江澄大喜,承诺事成会请魏无羡搓一顿,还能顺带捎上蓝忘机。

“到时候我准备好了叫你们,记得过来撑场子,听见没?”

魏妈妈几乎要喜极而泣,当然满口答应。

事后他联系蓝忘机,云:“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这么怕过江澄。而且我感觉我快佛了,观察过江澄之后我失去了对恋爱乃至未来的期待。”

不知道该说什么,蓝忘机最后只能安慰他:“节哀。”

 

10.

人间不值得。

蓝忘机和魏无羡站在研究生寝室楼下,面如死灰——耳边是江澄黑社会打群架阵势的喊声:“蓝曦臣!你听见没!听见了就下来!”

魏无羡拽住江澄企图唤醒他过去的矜持:“不是,祖宗,大哥,你清醒一点江澄!你是要搞对象不是要黑帮火并啊!!!”

江澄被他打断情绪酝酿,非常不爽:“不是你叫我代入情境吗!之前倒数第二部片不就是大学校园?不就是主角之间出现了嫌隙然后男主到女主宿舍楼底下大喊珍宝你下来我爱你然后HE了?!”

魏无羡:“是这样没错,可是……”

操,无法反驳。蓝忘机强烈谴责的眼神扎在魏无羡背上,令他非常想打110再打120,110带走江澄,120抬走他自己。

 

11.

寝室楼上,蓝曦臣和一干室友大眼瞪小眼。

金光瑶道:“哥啊,你就下去吧。”

聂明玦强烈反对:“不行!这种事不能就这么过去了!江澄真的明白了吗!”

金子轩是个现充,此刻正在和对象江厌离现场直播她弟激情喊楼。

“我也觉得不能就这样下去。”蓝曦臣终于出声,做了决断。

聂明玦大喜。

形式主义终极爱好者蓝曦臣如是说:“得扔个绣球定姻缘啊。这样就完美了。”

聂明玦心灰意冷,遂决定和所谓绣球一起自由落体;金光瑶则说,你这是要以命换命谋杀江澄,二哥也会殉情,然后我看看你们都嗝屁了,我也往下蹦——从此我们四个名垂青史,成就千古笑料。

他感叹:夺好啊。大哥感动吗?

聂明玦:敢动。

然后收回挂在阳台上的jio,坐到了自己床上。

聊得正嗨的金子轩插嘴:“我们这儿哪来的绣球?戏剧学院女生宿舍在学校另一头。”

“走个形式而已,长得像不就行了?”金光瑶走进浴室,拿出个东西递给蓝曦臣,“喏,二哥你用这个吧。”

金子轩夸金光瑶:“不愧是我弟,够机智。……等等,蓝曦臣你手里那个是什么?喂住手!住手啊!”

 

12.

江澄挣脱了魏无羡,准备一鼓作气再喊几声。闭眼吸气,还没张嘴,就听见魏无羡惊恐的嚎叫:“江澄小心!有暗器!”

江澄茫然睁眼:“啊?”

然后他就被一团东西砸在脸上,差点一屁股栽到地上落地成盒——那玩意儿还有股浓郁香氛味儿,熏得江澄差点表演当场升天;拿开一看,居然还带着亮片。

楼上某寝室阳台传来惨叫:“蓝曦臣你他妈扔就扔你扔我浴球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那是限量版啊!”

现场安静如鸡。几秒钟之后楼上金光瑶慢悠悠地拉开阳台窗户喊:“小江啊,球接到了吧?二哥已经下去了。毕竟八楼,你再等等厚,不急。”

江澄:“……哦。”

魏无羡:“操,这都行?”

总之最后这俩还是可喜可贺地HE了,成就该大学一大传说,并且带火了一个微奢洗浴用具品牌。

 

13.

江澄:“日了,你还笑?”

魏无羡:“江澄你想起来了吧哈哈哈哈!当初那一年你到底是抽的什么风啊哈哈哈哈哈哈,虽然你后来顿悟了很令人感动,但是我们现在都是奔三老汉了你就没什么想对当初的自己说的吗!”

江澄:“没有,滚。”

蓝曦臣打电话过来叫江澄等五分钟下楼,他在楼下接他。

魏无羡建议:“待会儿蓝湛也要来,我们四个今天去下馆子吧?”

“……行。”

评论(51)
热度(816)
©一檀 | Powered by LOFTER